水生寒烟__离雁南飞.

我第一次还没写到车就被和谐了,人生阅历➕1。

今日的华仔教你说情话就到此结束啦,小朋友们学会了哪几句呢?

【华武】沉渊深涧。楔子。

“谈笔生意呗,小道长?”

月色空明,留住道人的脚步,这声音的方向极容易找,与明月来的相同,一抬头,屋檐上月白长箫的负剑侠客,挡住了大半的月光。

此人——说他不修边幅都是抬举,长发原本该是高束的,不知是疲于奔命还是久未打理,此刻耷拉了不少,袖口沾酒污,衣摆压了褶,嘴里叼根儿草,同道人练白衣冠何止一星半点儿的不同,却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要同这衣着整洁体面不知多少倍的道长谈生意。

道人驻足,淡漠目光微抬,长眉也挑,不用开口就问出一句:你拿什么和我谈生意?

“我带你进去屠庄,什么武器珍宝我都不要,唯独要金银铜板儿,成不成?”

这话着实可笑,道士不打算留句嘲讽,只觉得浪费时间,眼见他立时就要走...

想了好久,还是想放一张我和我家道长的初遇,缘分开始的地方! @殷南离。

[邱蔡]本色.(4)[小车嘀嘀嘀嘀.

由于出去玩而好久没有发后续的车今天中午被开出来了!比平常的量多一倍吧差不多,虽然还是短短的…
链接走评论,气洗我了,图片都能翻车.

补了第二个链接,如果都打不开的话请私信,我觉得微博是可以用的…

[华山x云梦]芳菲一梦.

云梦视角.
  
  师姐问我在梦里看到了什么.
  
  我答:在芳菲林里遇见了一位旧识.
  
  这话半真半假,我这一梦长长短短,梦外三个时辰,梦里却断续过了一个春秋,但的确是在芳菲林重新遇见了那位旧识,也将一载岁月与他重新共度了一遭.
  
  少侠姓徐,名长卿,是华山门下的弟子,大约十七八九的年纪,张口却说今儿个刚满三岁,姐姐能否赏口奶.
  
  他坐在地上倚着树,那满树桃花到了凋谢的时节,有一瓣儿落英在他发上窝着.这人分明腰侧有一个巨大伤口正在汩汩流血,倘若再进几寸便能斩断他脊柱,却见他仍旧是笑,还有心情说这一通浑话.
  
  医者慈心,既然看到了,帮他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提灯引蝶,指尖儿一点那道伤口,...

链接走评论.
红心蓝手其实没所谓,我比较喜欢评论……!

好像捆绑呼声不高,那就先不加捆绑了,拂尘马上出场嗯嗯嗯嗯嗯我爱拂尘!

看来还是只能发图片…
下一篇明天吧嗯嗯嗯,人多就晚上发.

进入写肉练笔时期,锻炼我寄几…

手机摔坏了,存的五六k的稿也烟消云散了,看看下周能不能修好,奉上一个半篇…

至于不打tag的话有多少关注车的人能看到,也是随缘一波了.

如图,如果诸位觉得还行,我就趁五一假期写了,过了五一比较忙一点…
拂尘play有.

[原创]食色江湖.[GL向]

新年贺文.朝这儿堆一下.

  “那些儒生是读书傻了脑子,眼看不得别人好!若换我是那周幽王,我有了这天下,愿意为哪个美人点狼烟就点狼烟,关旁人什么事!”

  午后半刻,六味楼客满为患,人声正闹得喧天,一道俏生生却极不客气的声音突然高扬,硬是在满楼碰杯声吆喝声中压了众人一头,因而霎时,讲得最热火朝天的说书人也不再言语,一抖扇子笑问道:“小姑娘,你何出此言?”

  满座皆静也不过片刻,在那姑娘张口欲答前,便有一人不长眼色拍桌狂笑道:“不过区区一个毛娃子,你懂得治国吗?这皇帝要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天下还不大乱了?”

  一身荼白长衣、垂杨单髻的小姑娘蹭地从位置上站起来,多数人此前还并不知道说话...

写车的时候,其实只是想写羡羡/金凌这种皮肤白皙且容易变红的人眼角沁泪的样子.
眼角发红微有惹人水色,半合着眼又陶醉又吃不消的感觉,像是被小男孩欺负了一通略略委屈,真的很可爱…

[追凌]花影错.

  #上车!
  #追凌.
  #心血来潮就很想写写小朋友们.ooc有.拉灯阅读!
  
  兰陵,金麟台.
  兰陵金氏的清谈会开的倒是频繁,十天半个月就要一聚,似乎都是同样几波有名的仙门名士,蓝曦臣等与金光瑶交好的是每每必来的,此外也不乏些小门小户想借此混个脸熟,也来得勤快非常.
  聂怀桑以往偶尔跟着聂明玦来金麟台,颇一副清闲做派地摇着绣面花鸟扇,在清谈会这几天中在这里住个二三日.如今再来,虽然已是一宗之主,却仍旧三步并两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倒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过去金凌蓝思追等等小辈们笑闹,聂怀桑也总能接上两句,且乐得如此,并不喜欢同聂明玦、蓝曦臣等人一同去谈什么正事.如今被迫去听那颇为严肃...

[双杰]月下花前.

  #迟来的中秋贺文!
  
  魏无羡看过不少春宫本,细细数来,大约填满蓝家藏书阁也不过是即日可待的事.
  少年人嘛,看这些东西无非图个乐子,说起真枪实弹的来倒是一次都没有过.因而常有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围着一本春宫指指点点,疑怪姑娘的腰肢是否真能柔软如斯.
  说来今日是中秋,莲花坞热热闹闹的开始打点筹划,魏无羡一时心血来潮,要跟着江厌离学做月饼,结果迎头盖脸撒了一身面粉也没揉成一个面团.
  “你呀,也别添乱了,快去洗洗干净换好衣服,晚上有宴的.”江厌离笑着替他擦擦睫毛上挂的面粉,又拍了拍他的发,抖掉一地白白的粉,不由失笑出声,推着他出门.
  魏无羡懊丧片刻,便回头咧开嘴,又因为满脸都是面粉,笑得...

死活发不出去,只好做成图了. 很短但是写的时候很难过.匆匆结尾,如此.

[澄羡]情长歌.

滴滴滴,祝所有人开学快乐的车车!
云梦双杰非友情向,全程澄羡,注意避雷.祝开学愉快!

  莲花坞入夜,摊贩物俱收,余湖中曳曳莲荷,风送清香,一片寂静.
  坞中仙府余下些守夜人,一手提锣,一手缓摆,横敲一声儿鸣响啷当.吆喝着诸如小心火烛一类的话.
  除此之外,万籁俱寂.
  
  “你…你、你他妈…轻点儿!”
  室内昏暗,明烛早熄,木窗扣合,大门紧锁.细碎的几不可查的呻吟时而泄出,逝在淫靡水声之间.
  魏无羡紧蜷十指,攥的身下锦被起了褶皱.一捻酡红蕴在眼尾,再漫到侧颊,也染透了耳根.两团紫杉胡乱丢在床脚、石地上,云锦软褥纠结滚乱,喘息起伏,掺拌间断呜咽.
  木床质量上佳,任这两人胡闹乱滚,也只偶...

[忘羡]南诏行.花.

  说来一方水土一方人,南诏不知是何种的风水,才养出了许许多多奇花异草.此处的花草毒粉之于南诏人,大约就像海盐之于临海之人一般廉价平凡.
  云梦也不算靠北,但是魏无羡对于毒蛊之术却少有听闻,只在典籍中见过而已.反倒是蓝忘机曾遍走大江南北,了解的更多些.
  一路上并不只在城中行走,当出了城门行至荒野、没有那些卖着稀奇古怪的特产的摊贩时,魏无羡也有别的法子打发时间.
  “蓝湛,来不来打赌?我猜这个有毒.”魏无羡随手点了一簇花,细小的花瓣拥在一起,是镶着金边的鲜红色.极是一副娇艳美人模样.
  “无.”蓝忘机顿步,对着花枝上下端详一番后下了结论.“此种名嘉兰,会变色.”
  “…嗯?会变色?”魏无羡还没...

  #梨花雨.
  #流光银刀x你.
  #梗有部分改编自流光银刀剧情.ooc有,毕竟我是个没有流光银刀的人…
  
  
  你今生独坐的无数次月夜里,大约都不如那天遇见他的时候美好.
  少年银发白衣,一双淬了金的眼瞳敢同日争辉,踏着一地霜雪与月色而来,声音冷的像他足下的冰.
  他道:“我是你梦里所寻的人,名为流光银刀.”
  流光银刀,正如他的名字,他从头到脚都像是披着那晚的月光,璨璨生辉.
  
  你最开始以为流光银刀是个像倚天一样心冷的人.
  他独自撑着伞站在溪边,你走过去与他并肩站着,他就挪开一点,与你保持距离.你一时啼笑皆非,道:“现在是阴天,没有太阳也没有雨,你做什么打着伞呢?”
  流光银刀蹙眉,像是有些不耐烦,道:“多管闲事.”
  你从袖子里拿出带给他的糕点,递到他面前:“好啦,是我多管闲事,给你赔个罪.”你瞧见他接过来之后长眉一挑,颇有些疑惑,于是继续说道:“方才刚出炉的,找了许多地方也没有找到你,不知道凉了没有?”
  流光银刀沉默了一会儿,道:“凉了,…不过还算温热,我勉为其难收下了.”
  “那你不如现在就尝一尝?”你趁热打铁,往他身边靠近了一些,一边笑一边怂恿他打开来吃.
  流光银刀一边用掌心并三指攥着伞柄,用拇指和食指拆开了油纸包,拈起一块打量了片刻才咬下一半.
  “怎么样怎么样?”你期待的看着他的反应.
  他稍微低头看向你,而后坚定地道:“太难吃了,手艺太差.不过我节俭,勉强都吃了吧.”
  “好嘛好嘛,我日后多给你做几次,总会做得好吃的.”你蹲下去碰小溪里的水,水流从指间滑过,冰冰凉凉的,水面上无缘由地荡开几圈波纹,你起初并未在意,紧接着便有更多的波纹荡漾开来,有几滴水落在你发间.
  下雨了,而且转眼之间就瓢泼而至.
  不过你并没有被突然而来的倾盆大雨打湿多少,除了最开始的一两滴和落在草地上而后又溅起来的小水珠,并没有你预想中淋成落汤鸡的凄惨.
  流光银刀歪了一下伞,正巧挡在了你头顶.
  你还在蹲着,于是就仰起头来看他,正巧可以看见他微微泛红的耳根.
  他仍旧声音冷的像那天他足下的霜雪.
  “别多想,只是伞有点大而已,我就勉强送你回去一次吧.”
  你笑弯了眼角,道:“好呀,谢谢你.”
  隐约听见他在嘟哝:“……谢什么谢…”可是又消散在了风雨之中,听得不甚真切了.
  
  于是你开始知道,流光银刀并非面冷心也冷.
  你央他陪你一同去采雨前的梨花用来做糕点,他嘴上很是不情愿,嫌你麻烦,却仍旧跟在了你身后.
  “为什么一定要雨前的梨花?”流光银刀带上了一把伞随手倒提着,他一步走,那缕长出一截、搭在前胸的银发就随着他的步伐晃荡,他的头发永远都像梳不整齐一般,你忍不住用手去抚他反翘的发梢.
  “你…摸我干什么!把手拿开!我刚才问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流光银刀耳根泛红,不清楚到底是气出来的还是恼出来的.
  你讪讪收回手,道:“我…我是看你头发乱了.至于梨花,其实什么时候都一样的,只是最近我只有今天有空出来采花,偏偏又要下雨.而如果雨后再去采,估计就被雨打得不剩下几朵花了.”
  于是你安分了许多,但是盯着那一晃一晃的小辫子,你还是心痒痒的,想摸一摸.
  梨花林离得不远,但也不是很近.你和流光银刀大约走了两炷香才到.
  你踮着脚伸手去够低处的梨花枝,他抬手帮你拽下来压着,并且略不满地道:“怎么这么矮,没吃好吗?采得这么慢,还没等你摘一半就该下雨了.”
  你胳膊抬久了有些酸,于是用另一只手揉了一揉,笑道:“那你帮我摘呀,用刀从花柄处斩断就好了.也能顺便看看你刀的准度能达到什么程度.”
  流光银刀为这种大材小用而感到很不满,他道:“我是刀,没有剑那么灵活.”
  “可是你练的是剑法呀.”
  流光银刀很是无奈地道:“为了节省时间,我就出一次手吧.唉,真麻烦.”
  他提着篮子抽刀出鞘,一点足跳到半空而后出刀,你只能看见刀光频频,树枝颤抖.流光银刀落地之后就再一次起跳,同样的快刀乱斩,出手快到你看得不甚清楚.
  流光银刀再一次落到地上的时候,把篮子塞到了你手里.里面已经是满满的一篮了.
  你惊喜的低下头嗅了嗅,道:“流光,你好厉害!”
  他轻轻哼了一声,却很是受用,道:“这不是废话么.”
  回去的路上天色逐渐暗沉起来,阴云密布,是大雨将至的模样.你攥着篮子,加快了脚步跟上他的步伐.
  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便急着赶路,半道却蹦出来一群魍魉挡住了去路,流光银刀皱眉,恼道:“麻烦!”接着又看向你,用嫌弃的语气说道:“别碍手碍脚的,到我身后去!”而后站在你面前,凭一柄刀挡住所有攻击.
  你小心翼翼的向前探头,仍旧只看见刀光频闪,却并不能看清刀在何处,只知道处处有、而又处处无.
  “流光…!你能行的吗?”你攥紧篮子的柄,担心他一个人是否能应付的过来.
  流光银刀哼道:“啰嗦!我怎么会有事!”
  魍魉势众,你又帮不上忙,他孤身奋战总是有些吃力,待到最后一刀斩开魍魉的躯体时,你才得以靠近他.
  你看到他身上有几道伤口,虽然不深,但是毕竟会很疼.你手足无措的对着他的伤口哭丧着脸,最终只是小心的吹了吹,道:“吹吹不痛啊,乖.”
  流光银刀没好气地道:“这算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伤,我不疼.”
  “可是……”你一时语塞,最后只道:“…谢谢你,流光.”
  他轻轻哼了一声,在你头顶撑开了伞.
  正巧,下雨了.
  
  “怎么样怎么样?有进步吗?”你坐在他面前,无比期待地问.
  流光银刀皱了皱眉,嫌弃万分地道:“一如既往的难吃.”
  你有些失望,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地道:“唉…总是做的不好吃.”
  他又拈起一块,道:“也还行吧,勉强可以接受.”于是你又眉开眼笑,他颇是无奈:“你怎么这么好哄,我说一句你就信一句吗?”
  你用力的点点头,道:“只要是流光说的,我就信!”
  “…啰嗦.”
  
  你早晨醒来挽发时,在镜子前发现了一支玉簪,簪尾雕成了花椒束的模样,精巧玲珑.
  玉簪下面压了一张纸,上书:“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你看出了这是流光银刀的字迹,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而后将发簪插到发髻里.
  日后无论是否雨季,都有人为你撑伞了.而月夜相思情,也总算有人可以娓娓诉说了.
  ——————
  不要看不起花椒!花椒很好看的!附图一张,图源百度.
  另外,送玉簪、花椒是古代表明心意的方法,妄自就编了一个雕着花椒的玉簪,实际上并没有这种奇怪的搭配啦(. ❛ ᴗ ❛.)
  
  笔者远黛.

[原创]西厢记

BL.小少爷x戏子.旧物拌拌.不知道打什么tag啦,希望喜欢!
  
  
  
  “戏写世道人心,人生百态,戏也是音.”
  
  沈清江还在戏班子里日夜练嗓子的时候,经常听到老师傅对已经学戏的师兄们如此说道.
  他那时年纪算小,左右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老师傅三番五次的说,说的耳朵都要长茧子了,沈清江才堪堪记住这么一句话.后来沈清江开始学戏了,老师傅果然也常说这话,未曾变过.
  城西的西梨戏班子净出名角儿,不光是学徒肯用心练,缘由在于老师都是不再唱戏的老一代的角儿,换下来培养孩子的.沈清江生得一副好嗓子,在十九岁的时候唱旦角儿出了名.
  洛阳人人都知西梨班子,因此沈清江甫一出名,便在整个儿洛阳...

[忘羡]南诏行. 樱.

  说到樱桃,是要在姑苏以北的地方有产、且才能生的紫红酸甜,自向西南出行的这十数天里,无论是入目还是入口,尽皆是当地特色,早些日子离东海尚不远时,这娇嫩的东西还能运到周边卖一卖,再远些就储存不得了.
  在城里,魏无羡就喜欢慢慢地走,恨不能一步三晃悠将左右都看过一遍.可翻来覆去、这一带的特产总不会多到天天都有新花样出来,于是魏无羡就懒得再驻足了.
  懒得驻足是一方面,看总归还是要看的.不然一天到晚也没什么事儿来打发时间,蓝忘机又不会像江澄一样接话接的顺溜,多数时间都是魏无羡在说,蓝忘机在听.
  “嗳…嗳嗳!蓝湛!你瞧!那是不是樱桃?”
  魏无羡突然从马上坐直了身子,指着边儿上的一处小摊喊出声来,...

可能没人会看到,但我还是说一下.
南诏行←最近要开的忘羡短篇小甜饼合集.已添加tag.纯糖无刀,我发4,不甜你砍我.
想吃糖了所以写的合集.

[忘羡]南诏行. 糖.

  “嗳,蓝湛,你看这个!”
  魏无羡从卖糖画的小摊上小心地拔下来一支画着宝马良驹的琥珀色蜜糖,放下铜板五六,就吵吵嚷嚷喊着走在前面的蓝忘机回头.“你瞧它像不像小苹果?”
  “这是马.”蓝忘机顿了顿脚步,等他跟上来,接着视线端平地继续走.
  糖画在日光下,能看得清深黄浅棕的蜜糖里凝固住的小小气泡.魏无羡转一转手腕儿,那半透明的糖画就将太阳光反射出去,颇有几分晃眼.
  魏无羡道:“一样的一样的,不都是四条腿儿会跑能喘气的吗.”说完方觉有歧义,为了自圆其说又补上一句.“我的这个呢叫手,所以不同它们归为一类的.”
  蓝忘机道:“胡言乱语.”
  “是是是,是我胡言乱语.那含光君,你要不要尝尝这糖画?”...

[双杰]不见.

以前写的.

  
  云梦每逢过节都要大张旗鼓的庆祝,张灯结彩好不热闹的鼓捣一番,正是小辈们趁机胡闹的时候.魏无羡年年都不知何时去买了许多炮竹烟花回来藏着,每到过年时,都闹腾的锣鼓喧天响.
  今年应该和过往差不多.艳红的盏盏灯笼挨个在屋檐墙角挂满,窗纸剪花贴了楠木窗框,四处是一片喜气.
  云梦少雪,唯独今年下的可称得一句酣畅淋漓.漫山遍野盖了层雪的小毯,湖面也结了层不薄的冰.江枫眠对门生向来宽厚,又因为无论是新年还是云梦的雪都实在难得,对于坞里偷着跑出去玩儿的几个弟子学徒也并没有多加苛责,就连虞夫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了.
  江澄自打早晨起来就没看见过魏无羡,竟然连糕点都没有吃过,饭桌上更...

[忘羡]南诏行. 酒.

  南疆近来斗蛊伤人的事件愈发频繁,冤魂恶鬼多了不少,闹得整个儿南疆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魏无羡和蓝忘机左右没什么事儿干,就挑了辆马车、牵着小苹果一道慢悠悠的朝南疆走.两人一路踏着晨曦走,走到午后,马儿嫌日光刺眼不肯走,就只好就近歇脚.魏无羡便趁着这会儿跑出去,扫荡遍城里的酒馆,提着抱着几坛子不同的酒回到客栈,眉开眼笑的倒酒喝.
  他一喝酒,就像是要把十三年来欠的份儿全都补上,蓝忘机静静在旁边煮茶,半壶茶是蓝忘机一边看他喝酒一边品下去的,另外半壶倒进魏无羡的酒碗里,喝了醒神.
  魏无羡照例三五坛子的带酒回来,大大小小的往桌子上一排,蓝忘机拨了拨炉火,烧上了一壶清泉,抬眼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坛子,...

[独普独]你的小甜饼已上线[2]

  “叮——”
  手机屏幕由暗转亮,嗡鸣震动了两下,在重新变暗之前被拿了起来.
  基尔伯特有些疑惑.
  “路茨,你认识一个叫'Owen'的人吗?”
  “怎么了?”
  路德维希刚从洗手间走出来,手腕上有两滴没有擦净的水珠,正走到基尔伯特面前,于是基尔伯特一伸手,揩去他腕上的两颗水.
  “他刚才在我的博客里送了我花——我是说,博客最近更新的送礼系统里面的花.而且…噢,出手阔绰,正好一百朵.”
  路德维希坐在基尔伯特身边,用鼠标上下翻了翻基尔伯特的博客,的确有个'Owen'送了一百朵花.
  基尔伯特兀自笑的得意,翻身往沙发上一滚,从嗓子里含糊着嘟哝:“本大爷要成名啦——!”
  不过路德维希没太听清....

Fuck off!Bad luck.

[双道长]醉明月.

  #醉明月.
  #cp双道长,初试笔,望多指教.
  
  
  碧柳红樱,青笋黛山,横柯掩映下,白雪观内两人长身玉立,杜鹃鹧鸪声声,啼春送归.
  晓星尘端着淡茶一盏,与宋岚并肩而立观中樱下,时值早课,犹可闻书声琅琅.碧带一条庭中过,竟是源山巅的一溪流水,纵过观内,淙淙清流只闻声也得凉意三分.
  "白雪观选的地方很是难得.有崇岭绿水,亦可栽芙蕖泽芝,待夏日,想也不怎闷热."
  宋岚闻言一笑,也斟了热茶端在手里.料峭春寒未褪,便已念起了盛夏菡萏,如此清闲做派,真似散仙好个逍遥.
  "自然.半生交付之处,哪能草率."
  "半生?"晓星尘稍一怔...

梦是会醒的.
别沉沦美梦,别畏惧噩梦.
你当知那皆是泡影.

[独普独]你的小甜饼已上线.[1]

写在开头.
新开土豆日常,毫无逻辑小故事,写生活中的无厘头小幸福.重回APH圈,以后也请多关照!
以上.

  "你的计划是什么?"
  基尔伯特蜷缩成一个舒适的姿势靠在汽车后排的座位上,越野车向来有足够的宽敞空间,这绝对是基尔伯特选择它的第一理由.他捧着手机半躺似坐,指尖一扫下滑刷新着推特.
  车窗外有风声呼啸而过,宛如在荒野奔驰的猎豹,倏尔穿过仅留下一声变了调的嘶吼.窗玻璃把这声音的大多数关在外面,依稀仍可听见风刮过的锐声.
  "没有计划."
  路德维希直视前方,是一望难尽的笔直公路,两侧栽种的隔音绿植已将将泛黄了些,秋意缱绻着寒流,来的悄无声息.
  "...

远岑青流蜒,黛色朱楼下.


主原耽/aph/偶尔原创,cp杂食.有人看原创的东西会迅速提升好感度.
家有道长,殷南离是我的人.
捕捉率较高,诚候诸位互喂糖刀.